• 网站首页
  • 大力神夸娥氏
  • 大庭氏
  • 五龙氏
  • 刑天
  • 神荼
  • 郁垒
  • 泰逢
  • 共工
  • 纪植元:十八骑取长安与五王困彦章——李存孝、王彦章故事在宋元

    发布时间: 2019-12-17 19:22首页:主页 > 五龙氏 > 阅读()

      但反过来,一路亲冒矢石、复长安第一功的少年将军李克用又何至于被彻底遗忘?李存孝为“飞虎将军”系误传的概率大大下降。这部分内容增加了前面3种可能性,李存孝的民间形象为李克用、李存孝二人的重叠绝非巧合。

      2、误传,从残唐五代至宋元的二三百年间,“飞虎子”的名号从军中传到民间,百姓极有可能将李克用阵营中名气最大的将军——李存孝误作“飞虎子”。

      历史是记忆女神所掌控的领域,我们所使用的一切史料,就本质而言,都不过是记忆的某种呈现方式。然而,经验告诉我们,记忆是何等的不可靠,随着时空的不同,往往会呈现出不同的形态,从而使其所承载的历史实相变得光怪陆离。王彦章这两员猛将在民众与知识精英历史记忆中的演变,来触及其脑海深处的历史认识。

      杂剧、演义中的李存孝则被塑造成一个打虎英雄,借着打虎、飞虎峪,“虎”元素逐渐加入,他也就逐渐和“虎”扯上了不解的关系。创作者将飞虎将军的名号给了存孝,这种张冠李戴有三种可能:

      首先,李存孝守护的是大唐,与《三国演义》复兴汉室的基调相类似,兴唐是残唐五代故事的一个主流基调;王彦章守护的是灭唐的后梁,首先就被百姓定格为乱臣贼子。

      五龙困彦章的情节重点不在于用彦章的自刎突出五位皇帝是真龙天子,而在于用五龙的地位衬托出彦章的英雄气概。

      “五龙二虎斗王彦章”是《残唐五代史演义》的经典桥段,但往前追溯,无名氏之杂剧《狗家疃五虎困彦章》还要更早。甚至宋元之交的诗文中,便出现了该桥段。

      宋元是戏剧、评书发展的一个高峰期。五代故事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作者的最佳素材,因为某些故事与宋人的祖辈或高祖辈处于同一时期,显得亲切且真实,民众可接受度高。

      1、与刘整擒信阳守类似,存孝击洛阳发生了中小型的战斗,但由于规模不够大,没有载入传纪。

      那么民间影响力颇大的十八骑夺城一事为何不见于《旧五代史》、《新五代史》。或许这场战争本身就没有很大的记载价值。笔者在此列数条佐证的理由:

      民间剧本欲塑造出存孝高大伟岸的形象,少不了保国安民、匡扶李唐之类的精神渲染。黄巢打破长安,将唐僖宗逼走,而能够把唐朝京师长安收复的,那必是元功之臣。所以,李克用的功劳被转让给了李存孝。

      彦章虽难敌五王,并命入敌身与决。”证明了“五王困彦章”的说法在宋代便已存在。值得我们深究的是,对于题庙诗、碑文等,大多数作者会从正史的角度出发,对某个封建王朝的忠臣良将进行歌颂,但是正史中王彦章的结局却直接与“五王困彦章”产生冲突。

      其中,李存孝、王彦章为典型。作者把李克用与李存孝的形象合并,把“取洛阳”调换为“取长安”,创造出了一个于德于艺无可挑剔的李存孝。在五王困彦章的故事上,士人与官员尽量满足百姓的猎奇心理,在文献传播相对闭塞的宋元时期让民众相信自己看到的戏剧、听到的评书是对的,从而也满足了宋代对王彦章“豹死留皮,人死留名”精神的宣传。

      从这个角度来看,郝经的情况估计不是个案,他代表的是宋元士人,他们运用民间传说、评书的虚构情节更能让观念下行到民间。这样一来,庙堂赏其忠节,江湖赏其武勇,相得益彰。修建王铁枪庙、讲王彦章的传奇故事、看王彦章的戏都是官民之间一种自然而然的默契。

      李存孝在小说中作为前锋攻入长安,而李克用在正史中则亲冒矢石、摧锋陷阵,先是大战渭桥,而后自光泰门入,战望春宫升阳殿,将黄巢逼出长安。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我的个图·我的家园”,有奖征文邀您参加

      3、黄巢并未重兵驻防洛阳,入关中后其中枢位于长安,出关中后其兵团转移至陈、许。存孝作为李克用的先锋,空虚的洛阳不过是挡路的一颗石子。“每战无不克捷”的存孝根本无需将这场战斗记入传中。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大力神夸娥氏 - 大庭氏 - 五龙氏 - 刑天 - 神荼 - 郁垒 - 泰逢 - 共工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大华彩票